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8的文章

20180313 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體制暴力何時終結?!教育部應徹底面對、確切處理、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記者會完整資料可於此下載


體制暴力何時終結? 教育部應徹底面對、確切處理、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零體罰?!暴力仍在! 民國95年12月12日花蓮縣中城國小林姓教師以未交作業為由,以鋁棍毆打學生,造成學生嚴重瘀傷。事發沒多久,教育基本法即公布修正,明白表明:「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迄今11年過去了,光去年就發生了國立臺灣戲曲學校高職部老師用腳飛踢學生胸口五下、有國小老師用熱水壺燙學生的手,有學生被罰起立蹲下跳導致橫紋肌溶解症送醫住院等等非常嚴重的體罰、傷害案件。 體罰的本質,是體制暴力 當年中城國小林姓教師沒有被解聘。三年前本會控訴的臺南啟智學校三位教師嚴重體罰,老師把學生弄到手骨折、毆打學生胸口、甚至毆打幼童致眼眶瘀青,三位老師也只是被記過,仍然在校教書;而去年飛踢學生胸口的國立學校老師,也只是一支大過,沒有被解聘。 本會處理校園體罰案件發現,不管老師的手段與傷害再怎麼嚴重,縱使家長向學校提出申訴、提出驗傷單、甚至經法院判決故意傷害罪成立,學校總是會說老師「只是情緒失控」、「是不小心」、「都是為學生好,只是手段不對」。教育局或教育部都說自己「沒有包庇」,因為都是學校教評會或考績會決定的,彷彿只要程序完備,不論內容多離譜都可以接受。家長如果對校方處置不滿,也沒有管道可以繼續追究 教育與保護兒童是國家的責任,這些老師,都是代替體制執行公權力。他在校園裡對兒童的施暴行為,是透過國家體制對兒童施暴,絕對不只是他個人的問題與責任而已。而學校、教育局、教育部等教育行政單位有絕對的責任,禁絕一切透過體制對兒童施加的暴力。當教育體制未能依法處理、解聘體罰老師,甚而淡化暴力事實,這都預留了下一次暴力的空間。在這種狀況之下,體制不只是包庇、共犯,他本身就是一種體制暴力。 改變體質終結循環 什麼樣的體質會維持體制暴力呢? 無感:只求維護體制利益,卻對兒童受暴無感。小孩手被扯斷,說是他骨質疏鬆;小孩肌肉溶解,說是他體質不良;小孩眼角受傷,說是點名板彈起來!!小孩痛,這個體制的心卻不會痛?竟能在兒童受害情況下,為加害者找理由,甚或包裝加害者為無辜者、受害者。一旦無感,怎會尋求改變。 無責:施暴者不須離開、不須改變反省,沒有人需要為暴力負責。教育部沒責任,因為已經發公文?教育局沒責任,是學校;學校沒責任,是教評會;教評會沒責任…

20180131人本基金會新聞稿--進了校門,失了人權?──監察院應查辦台南市政府違法失職

進了校門,失了人權? ──監察院應查辦台南市政府違法失職
人本教育基金會2013年校園現況問卷調查顯示:「五都」調查報告有關體罰部分,國小學童之體罰率,台南市(33.1%)為第三高;國中學童體罰率,台南市(33.8%)亦為最高。我們為此曾拜訪賴清德市長,當時的教育局專門委員說:台南市每年會舉辦生活問卷兩次、人權問卷一次。生活問卷是於三月時記名普查,十月時則不記名舉辦生活問卷和人權問卷。方式是學生上網填寫,但家長反應老師有誘導的情形,所以都說沒有體罰。我們則對賴市長說:「做這份問卷並不是要指責誰,只是希望有改變。」
然而,令我們失望的是,零體罰入教育基本法已滿11年,從2013年拜會賴清德市長以來,我們等了四年多,教育局只會問申訴家長「有沒有和解?」以粉飾太平,卻沒有改善體罰問題,台南體罰事件還是層出不窮,其中多起是嚴重的暴力攻擊,甚至連公立幼兒園老師也長期打小孩!
教育行政違法包庇體罰老師的結果,是受害學生不得不轉學,而施暴老師繼續留在學校任教。那麼下一個倒楣的學生,又會是誰家的孩子呢?
案件簡述: 代號 案件概述 學校處理&回應 教育局 社會局 A國中 2017年4月上游泳課時,乙生在岸邊跟同學講話,劉姓體育老師竟將手中壓克力點名板擲向學生,當場該生臉部血流如注,家人送醫後,左眼瞼縫了五針。 學校給教育局的報告稱:壓克力板是丟到地上,再彈起來打到眼睛下方,老師不是刻意的,這不是體罰。
學校原本決議不必懲處,經議員六月底在臉書發文披露後,考績會才決議記兩支申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