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7101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教育部應嚴正查辦!」記者會

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
—教育部應嚴正查辦!

今年622日,人本基金會甫於屏東縣議會召開「學校吃案–學生受害;糾舉共犯結構,終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記者會,揭發屏東某國立高中潘姓女老師多次不當追求女學生事件(附件)。同時間,尚有黃姓音樂老師涉及更嚴重的性平事件。但是,黃案調查期間,黃老師不但沒有被停聘;調查後,更沒有被解聘。問題是,黃老師的諸多淫行,難道記一個小過就可以抵銷?學校到底要包庇淫師到什麼時候?家長們知情嗎?放心孩子讓他教嗎?無辜的學生們怎麼辦?

一個老師可以做這些事?並且是公開、不避諱的做!
—早自習時多次於教室後方,讓女學生坐在其大腿上,面對面擁抱
—多次和女學生嘴對嘴餵食
—學校在活動中心辦活動時,讓女學生坐在大腿上
—戶外教學時進入女學生房間、躺在女學生床上、讓女學生將頭部
  靠在自己胸前互相擁抱
—和女學生兩人鎖在音樂教室內,經學生敲門,仍不肯開門
—發訊息告訴女學生:我放不下你;妳是特別的、我想要保護的;我想關心保護疼愛妳,只是沒有辦法那麼高調…
—告訴女學生:聽說打舌環的女生在跟男生做那個有特別的感覺

一個老師炫耀跟女生的關係,還可以裝無辜說是對方主動?
—跟同事炫耀女學生來親嘴,同事笑稱「中鏢」。
—跟球友炫耀打完球後要跟女學生吃飯。
—把女學生從教室「抱」到自己停在音樂教室旁草地的汽車上,載去婦產科就醫,回來後公開炫耀說:我覺得好害羞,別人還以為是我把她肚子搞大,其實只是肚子痛。

學校成為淫師獵場、學生成淫師獵物
這所新設立的高中,地點偏僻,交通不便,周邊人煙稀少。除了潘、黃兩位被通報三起事件外,據聞該校不止有兩位淫師,有某男老師喜歡拉女學生的手或摟肩,午休時還讓女學生枕靠在大腿上哭訴;某男老師上課開黃腔,下課後還會對女學生說:「妳的腿好白,好想摸一下。」;某女老師上課時說:「我的床上功夫很了得。」還會說:「喜歡一個男人,可以和他談戀愛。如果對方是老師,只要滿18歲,可以大膽、自由的去愛。」。從這些老師的言行,不難看出他們不僅毫無教師專業倫理,甚至大膽的把校園當作「性征服」的獵場,而無辜的學生就是他們征服的獵物,事發後,不僅沒有人加以制止,反而彼此吹捧、為對方敲邊鼓或護航,讓學生信任並崇拜他們,以便下手。學校偏遠,加上學校門禁管理不善,學生被老師追求、載進載出也無人聞問。讓有心的教職員可機可乘。

學生還能相信你嗎?老師!
某受害學生曾說:「其實我也很不解:為什麼學校老師都知道他的作為,卻還是跟他那麼好?」學生看到不問是非、顛倒黑白的校園,內心感到價值錯亂與混淆,只能吞忍委屈。請問:學生還能相信你們嗎?
千錯萬錯,都是學生的錯?
學校長期縱容淫師們違反專業倫理,甚至利用老師的權勢、屢屢逾越師生分際,導致他們越來越歧視女性、輕視學生,行為囂張毫不掩飾。所以,他們會公開炫耀自己的獵取經驗;所以,當黃師向同事炫耀自己被女學生親嘴時,其他同事會笑稱「中鏢」,而不覺得有何不妥;所以,其他老師可以大喇喇的為潘師護航說:「因為她孤單寂寞才會朝學生下手,情有可原」;所以,學校可以把責任都推給女學生,說「是女學生自己主動,老師只是沒有拒絕」,讓女學生承擔全部罵名;所以,貌似無辜的男老師則可以繼續教書、繼續獵色;所以,有老師娶了當年積極追求的該校女學生,讓其他受害女學生誤以為自己也能「修成正果」,殊不知被當作玩物的更多!
畢業學姊向學弟妹喊話
今年622日譴責該校包庇潘師不當追求、性騷女學生的記者會上,我們播放了一段受害學姊的錄音。她說:
「我很懊悔當初沒有堅持告發潘老師,因為當時堅持下去的話,就不會有學妹受害。我覺得現在出來舉發的學妹比我勇敢多了,因為她懂得拒絕。我當年是真的完全傻住了,腦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有哪些管道可以求助。
我覺得如果其他人也有相同的例子,不管是潘老師或其他老師一定要勇敢的站出來,因為權利是自己的。
應該很多人會認為「诶,為什麼你當時不站出來,選擇現在才舉發?」我覺得,因為這是個血淋淋的例子在我的身上,就是:這件事情你當下沒有去處理、捍衛自己的權利的話,隔那麼多年來,那些問題還是逃不了,應該說:越想忘記的回憶它真的忘不掉!
我覺得,我除了想幫助學妹以外,我想幫助當年的自己,所以我今天選擇說站出來說。」(以上摘錄自20170622人本記者會上播放錄音檔)

人本已向教育部檢舉共犯結構
關於黃師的惡行,該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以下簡稱性平會)以其違反專業倫理,只記一小過就結案,完全未探究雙方因年齡、身體、職位、性別等等嚴重的權力不對等關係下,導師對於學生之認知及行為有強烈且絕對之支配性。據查,學校刻意安排校長舊識進入每個性平調查小組,容易淡化、卸責;性平會根據性平調查小組意見再做出一個小過的認定,顯然偏頗且毫無性平專業判斷,明顯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人本基金會已向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提出檢舉。此外,人本也將對其他淫師提出檢舉,並要求教育部設專案小組大力整頓該校歪風。

附件一:20170622人本新聞稿
學校吃案–學生受害
糾舉共犯結構 終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
學生和家長心目中的好老師,多年來不當追求女學生
屏東北部某國立高中潘姓女老師向來對班上女學生很關心,常和女學生開玩笑、打成一片,家長對她讚譽有加;她常找之前班上學生回去聚餐,並留女學生在家過夜,家長均不疑有他。長久以來,女老師深獲學生和家長的好評與信任。
但是,潘老師會不斷的邀約班上學生A女吃飯及外出,甚至特別送禮;上課時,她會緊盯著A女,甚至跟著去上體育課,不斷觀察A女的一舉一動;還曾在LINE訊息中表示:「你不應該讓男同學靠你這麼近的!尤其是在上課時間!下次請拒絕他!不然我打爆他的頭!我最喜歡○○了!○○這樣我可是會吃醋的!」「慘了,我是不是中邪了!○○~你是不是對我下了什麼符咒啊!。即便A女長期不予理會,潘老師仍在今年4月底邀約A女畢業後一起出國,並說:「不用考慮旅費」。A女三年來面對潘老師不斷追求,承受極大壓力,不得不於5月初向學校反應,學校的做法竟然是請家長簽署切結書,同意不予追究。
孰料潘老師並未因被學生投訴,而檢討自己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及教師專業倫理的騷擾行為,反而指控女學生「背叛」她,並繼續在Line群組中,以打工之名,邀約班上其他女學生於614日到18日,到高雄擔任她的全天候私人看護。

潘老師竟是性騷擾女學生的累犯,但該校多年來未通報、未處理
據查,這所國立高中早在多年前,就已知曉潘姓女老師曾涉嫌不當追求及猥褻女學生。但是,校方竟然是選擇隱匿,不通報、不調查、不解聘,致其他女學生繼續受害。潘老師多年來在校園內以「欣賞」為名性騷擾或不當追求女學生,已然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與教師倫理,甚至不因為被拒絕或被學校知曉而停止,還繼續騷擾、邀約其他女學生到家中。這種把學校當作是自己獵豔場所的老師,就是不適任老師,學校應召開教評會解聘。而該校本身不通報、不處理,也是校園性侵害事件的共犯結構,應一併追究相關失職人等。

人本呼籲所有的受害人站出來舉發
我們主張:
一、潘老師所涉及的疑似性騷擾及性侵害案件於調查完畢後,學校應召開教評會綜合評議潘老師整體性騷擾、不當追求學生之不適任情狀,並予以解聘。
二、教育部應專案調查該校行政主管長期違法吃案的慣行,並予以嚴懲。現任督學梁榮財與該校校長是舊識,應迴避所有相關調查。
三、呼籲所有曾被老師性侵害、性騷擾的學生勇於站出來舉發,人本將提供義務協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致北一女中校長公開信

楊世瑞校長:
  暑假時,我們知悉了貴校於暑期課業輔導時,有教授下學期新進度之情形,且教授新進度之狀況直接登載於進度表。而實際上貴校上新進度的情形,不只一科、也不只一班。「課輔不得上新進度」之要求,教育部已宣導11年有餘,楊校長從事教育工作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課輔上新進度有明顯的弊端:其一,學生擔心會跟不上進度,違背自己的意願參加,就損害了學生依法自由選擇的權利;其二,決定不參加課業輔導的學生,會因此沒有上到進度內容,受教育權因此受到損害。兩者,都會直接損害貴校學生權利,皆有悖於您保護貴校學生在教育場域之基本權不受侵害的責任。
  在我們向教育局檢舉此情形後,貴校僅就例示的單一班級之兩科目進行處理,未徹底糾正此一普遍的情況,以至於校方約談的老師回到班上後,甚至向同學抱怨,也不只他在上新進度,為何只處理他?楊校長,課輔上新進度在貴校普遍的程度,不只這位老師清楚,恐怕您也很清楚,而且貴校同學也都明白您知道此狀況。校長您對此事的處置,實在是最壞的示範了,「被檢舉到哪裡就只處理到哪裡,就算知道其他缺失也裝作不知道。」盡顯公務員避事心態。
  而貴校經上述事件後,仍未對課輔違反法規之狀況進行檢討。本學期開學當天,除未向學生表明得自由參加課輔,也不發放同意書徵詢學生參加之意願,就直接發收費通知;而且當天就開始上課輔,完全不讓學生有任何自由選擇之機會,再次違反法規。而且,這份收費通知上,也載明了「本通知單奉校長核可後正式實施」,顯然,貴校這個違規作為,您必須負上責任。   更有甚者,貴校在經檢舉後,不重新調查學生參加意願,只在學校網站放上「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不參加學期中課業輔導申請表」。這種做法,把原本的「自由參加」一變為「不參加要申請,由學校准駁」,不僅縮減學生自有選擇自由,更顯示貴校不願意面對錯誤而進行改正。而且,此「不參加申請表」中,最大的欄位就是要學生填具不參加理由,這也違背教育部在學期開始前就已宣導的「不得要求不參加課輔之學生敘明理由」。
  楊校長,之所以談這麼多事件的處理,是因為這些過程中,孩子都在了解,我們的社會是怎麼運作的。而校方目前展現出來的,並不是站在要把課輔的實施導正,回到符合法規的狀況,而是盡可能地去去維護那些「課輔上新進度」「要求學生來上課輔」的違法情況。說實在話,我們當然知道校方想要維持現狀,但是利用自己職務上的方便、或者利用地位不平等的狀況,又無視學…

20161209新聞稿--性侵學生慣犯當育幼院院長?立即解僱、修法,補破網!

請按此下載本案相關資料 201612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性侵學生慣犯當育幼院長? 立即解僱、立即修法補破網
2009年3月底,某國立高中不肯解聘性侵學生的慣犯鍾老師,人本基金會前往校門口拉布條抗議,請教評會解聘性侵老師,不要一錯再錯。在輿論壓力下,該校解聘鍾老師、報教育部核定在案,並進入「全國不適任教育人員通報系統」。之後,鍾老師改了名字,目前於某私立育幼院當院長,該育幼院甚至是社會局的兒少安置機構。
有法律卻沒保障,哪裡出了問題!?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81條明文規範:曾犯性侵害、性騷擾罪經判決確定,或違反第49條各款,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不能擔任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或兒童課後照顧服務班及中心之負責人或工作人員。
鍾老師性侵害學生的犯行,已經由該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查證屬實,完全符合該法「有第49條各款所定行為之一,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的條件,但八年來,他遊走於各兒少安置機構,沒人發現,成了漏網之魚,有沒有可能因而擴大了受害群呢?
且教育部的「不適任教育人員通報與資訊蒐集及查詢辦法」第7條、第2條及第10條,對於教師違犯性平事件應列入資料庫有明確規範。然而,該通報系統卻沒有在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要聘任負責人或工作人員需要查詢時,開放該系統提供查詢,因此,衛服部所屬各縣市政府社會局及相關兒少服利機構等,都無法真正落實兒少權益法第81條及第49條規定。
這個漏洞,凸顯出現有法律及制度,讓想查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