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70426人本教育基金會新竹分會新聞稿─上下交相賊 特教生淪為爼上肉

20170426人本教育基金會新竹分會新聞稿
上下交相賊 特教生淪為爼上肉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大家坐著

累犯的虐童教師

105年2月18日,新埔國小特教班老師陳淑美遭媒體揭露數度虐打班上徐姓男童(重度自閉症),並將一份飯菜分成4份,以同一支湯匙餵食學生每人一口。(附件一)在此前,同班張姓女童也常因吃飯速度慢,遭陳師暴力對待,動輒怒罵巴頭,然而家長隱忍選擇轉學。
今年1月第一週,陳老師又因林姓女童(輕度智能障礙)觸碰其辦公桌電腦,拿教鞭(該班學生皆稱其為魔法棒)鞭打林童大腿,導致林童右大腿內側4*5公分瘀挫傷,左大腿內側2*1公分瘀挫傷(附件二)。事實上,林童自103年轉入該班後,便常帶著條狀瘀青傷痕回家,林童父親雖懷疑老師體罰,然孩子總說『是自己跌倒的!』只得作罷。由於受傷頻率實在太高、加上孩子開始抗拒上學,才由讀二年級的妹妹協助問出:『下課在教室聽音樂,我自己拿魔法棒玩,坐在陳老師旁邊。當時陳老師在忙,我叫陳老師,陳老師就拿魔法棒打我大腿。陳老師說絕對不可以告訴爸爸,不然會再打。』

敷衍怕事的學校

在媒體報導徐童一案後,教育處與學校即允諾:『若調查屬實,會依法懲處該師,保障特教生受教權益。』
由於輿論的壓力,新埔國小終於首次針對陳師正式召開教評會,然教評會無視十多年來陳師在教學上的重大缺失、其它遭陳師虐打而選擇轉學的孩子,也無視照片中徐童的斑斑傷痕,以及同事、教保員言之鑿鑿的證詞,僅認定「體罰成立,記小過乙次加兩個月輔導期」。並因調查過程鬆散、報告內容薄弱,沒多久竟讓陳師訴願成功,駁回小過乙支之懲戒。
時隔一年,林姓女童家長再度對陳師提出申訴。面對陳師的累犯,校方雖在2月23日召開教評會決議:「體罰成立,停聘至刑事訴訟確立。」(附件三)。但調查報告及過程幾乎與徐童案如出一轍,調查過程草率,各種意見陳述與論述也破綻百出,似乎早已忘記徐童案遭陳淑美申覆成功的前車之鑑,只想交差了事。更荒謬的是,當教育處以本案「應依教師法第十四條處解聘或不續聘懲處」,在3月間退回學校、要求重議,新埔國小教評會竟將決議此案轉送考績會予以懲處,不再以不適任教師案件處理。
面對本會的質疑,邱曉茵校長起初回應:『停聘案還在審理中,預計下週召開教評會審理。』但隔日邱校長對家長卻改口:『因為不確定您是否提告,停聘無所據,教評會已決議將此案移送考績會處理就好。』4月18日,邱校長再邀請林爸爸拜會教育處李國祿副處長,李副處長對家長說:『教育處非常重視這個案件,學校會再度啟動教評會依法懲處。若不放心孩子去學校,可以考慮轉學?』又逾一日,林父向邱校長確認校方召開教評會的具體時間,邱校長卻回應:『只有考績會,沒有教評會。』邱校長反覆的態度與說法,正說明學校不願處理虐童教師的鴕鳥心態,只求此事盡速落幕。

怠惰卸責的教育處

面對校方的敷衍,作為主管機關的新竹縣教育處特教科范貴嬋科長的回應,一律是:『教育局尊重教評會決議!特教科能做的就是輔導陳老師。』
事實上,特教科對於陳師自任教以來「從未參加研習,職能治療師到班教學時也不肯學,認為那些是教保員的工作,她只負責教學」等失職狀況瞭若指掌:2月16日,本會協同高偉凱議員、周江杰議員一起拜會新竹縣教育處劉明超處長,要求教育處督促新埔國小應綜整陳老師歷年虐打特教學生案件(附件四),方能維護學生受教權。過程中,范科長除再度強調『只有性侵學生會被解聘,沒有老師因為體罰被解聘!如何懲處是學校教評會的事!』接著便細數陳老師歷年體罰學生事蹟:『沈港燃校長時期陳老師如何如何…,曾文鑑校長時期又如何如何…,特教科不是沒有做事,去年事情發生後輔導團每週進班觀課,本該到偏鄉的公費特教老師也先安排給新埔國小了,也曾建議校長把陳老師安排到資源班任課,但校長不配合…。』顯見對於陳師荒唐行為,教育處皆知情,甚至能如數家珍。
自徐童案爆發後,教育處的做法是將本應至偏鄉服務的公費特教老師,調往該班協助班務運作,並於105年3月起,組成特教輔導團進駐該班,試圖改善陳師教學。然而,消極的防堵,終究無助於學生免於虐童教師的毒手,106年2月20日,本會再度拜會特教科了解陳師輔導期狀況,范科長第三度強調:『只有性侵學生會被解聘,沒有老師因為體罰被解聘!如何懲處是學校教評會的權力!』並提到:『我有建議校長把陳老師調任至資源班,特教班教學很難評量,資源班跟著學校進度,小孩都會說話,很快陳老師就會知難而退了,但邱校長就做不到。』『三年一次的特教考評丙等她不去進修,但新竹縣特教輔導團這次是卯足全力進班幫她,輔導記錄厚厚一本。』
翻開輔導團的紀錄,清楚可見已有十六年特教資歷的陳師,竟不具備辨識特教生情緒反應的能力,連教室佈置、教案設計都需輔導團從頭教起,以至於原訂2個月的輔導期,不斷延長直至106年1月9日。面對本會質問:『為何明知陳老師不適合任教,還要浪費輔導團的人力?』特教資源中心黃主任無奈的說:『因為不知道她會不會真的被解聘,為了保護孩子,我們也只能盡力輔導她了。』

共犯結構讓特教生淪為殂上肉

早在105年徐童案發生、甚至更早之前,校方及行政主管機關對於陳師不適任情事早以知悉,卻沒能在第一時間處理,防止陳師再犯。消極的防堵加上無能的行政調查,使陳師得以尾大不掉穩坐特教班!時至今日,校方與特教科還在相互推諉!
我們要問:在他們互踢皮球的期間,還要犧牲多少學生的受教權益?為什麼本該提供安全就學環境的學校,竟能成為老師一再虐打小孩的修羅場?作為第一線可以防止不適任教師再犯的學校,默許虐待情事一再發生;作為主管機關的教育處,浪費大量資源、犧牲偏鄉學生受教權益;難道就因為這是一群連話都說不清楚的特教生嗎!? 
事實上,敷衍怕事的校方及怠惰卸責的教育處,就是虐童老師的幫兇。默許不義,就是罪行!請新竹縣教育處勿一錯再錯,勇於承擔責任,保障所有兒童安全受教的基本權益:
一、解聘虐童累犯,維護學生基本人權:新竹縣教育處應督促新埔國小教評會綜整陳淑美老師歷年虐童案件及教學不力之狀況,盡速重新召開教評會,依法解聘虐童教師。
二、社會局應立即調查並依法開罰:新竹縣社會處應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保障法第49條第二款『任何人不得對兒童與少年有身心虐待』之規定,針對陳老師虐童行為進行裁罰
三、追究相關失職人員,撤換怠惰卸責的特教科范貴嬋科長及新埔國小邱曉茵校長。

附件一:徐童案媒體報導及受傷照片。
附件二:林姓女童受傷照片及驗傷單(被打二週後拍照)。
附件三:林姓女童受虐學校教評會決議暨調查報告。
附件四:新竹縣新埔國小特教老師陳淑美虐童大事記。


附件一:徐童案媒體報導及受傷照片
〈師虐特教生 午餐只給一口糧〉
自由時報 2016-02-18記者黃美珠/新竹報導
新竹縣某國小陳姓資深女特教老師,被家長、同事指控長期凌虐特教班七名重度智能障礙學生,不僅毆打,中午還只給「一口糧」,惡行曝光後竟加量餵食報復,讓孩子吃到吐為止。家長含淚出示照片、驗傷單,呼籲縣府救救這些連話都不會講、極端弱勢又無辜的小孩。
陳姓女老師否認指控,強調是「犯了小人」。她說,研究所唸的是特教,在校已服務十五年,始終無怨無悔付出,因個性嚴謹、比較權威,但對小孩真心付出,以前從沒被投訴過。
暴行曝光後改成餵到吐
新竹縣政府教育處副處長李國祿表示,已成立專案調查小組,如查證屬實,立刻懲處,且啟動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輔導後予以評議,決定是否停聘、解聘或不續聘。近日並將請特教班家長到校溝通,並邀請專家學者協助處理。
同事目睹拎衣領、掐後頸
有家長與陳女的同事說,吃營養午餐時,陳女疑不耐孩子吃得慢,只給「一口糧」,東窗事發改給兩碗公飯菜,讓孩子吃到吐。
一名家長說,前年九月她目睹陳老師拍打她孩子的頭,氣得對朋友哭訴,校方側面獲悉後調查,陳老師因此變本加厲。去年六到九月,她發現兩次孩子放學後手肘、手臂都出現被用指甲掐、捏過的傷痕或瘀青,她氣不過,去年九月去醫院驗傷,不排除提告。
同校教職員工中有人透露,常看到陳女拍打學生的頭、臉,「拎」孩子衣領或掐孩子後頸、推孩子。
駁斥施暴 反控過勞才少笑容
陳女反駁說,面對七名連話都不會講的重度智障學生,應該要有兩名老師和一名助理員,但兩年前助理員被改調縣府教育處後,她長期兩人扛三人的工作,從掃地、擦桌、把屎把尿一手包辦。
陳女說,過勞讓她臉上笑容較少,但絕對沒虐打學生,班上小朋友幾乎都有「自我刺激」的行為,如咬鞋子、手指咬到流血或故意碰撞桌椅等,她都有拍照供家長參考。至於只給孩子「一口糧」與加飯菜報復的指控,她也提供孩子用餐的照片,佐證一切都是子虛烏有。

參考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life/paper/959077 (瀏覽日期2017.04.24)
附件二:林姓女童受傷照片及驗傷單(被打二週後拍照)
附件三:林姓女童受虐學校教評會決議暨調查報告





附件四:新竹縣新埔國小特教老師陳淑美虐童大事記。


新竹縣新埔國小特教老師陳淑美虐童大事記
年度
特教科長
校長
虐童情節
處理狀況
備註
104上半年
 
曾文鑑
徐童媽媽向曾校長.劉梅英主任反應陳淑美老師常因張姓女童吃飯慢而打頭。
曾校長更換個案管理員。
新竹縣議員協助張童轉學至新竹特教學校
1.特教班共有8位學童
2.張姓女童(五年級..重度自閉症)
104/6/15
 
曾文鑑
陳師抓傷徐童,導致徐童左手肘關節.右上臂抓傷
105/02/22徐姓男童家長向校方提出申訴並提告。
新埔國小教評會認定陳淑美管教不當,予以小過乙次,輔導期二個月。
1.特教班共有7位學童,4位男童(自閉症),3位女童(2位輕度智能障礙,1位唐氏症)
2.徐姓男童(五年級,重度自閉症)
3.徐童105/08轉學至新竹特教學校
104/09/04
范貴禪
邱曉茵
陳師抓傷徐童,導致其手臂有5*3公分瘀挫傷
105/01/12
范貴禪
邱曉茵
陳師故意盛裝過量午餐食物給徐童,致使徐童食用過量食物而嚴重嘔吐。
106/01/第一週
范貴禪
邱曉茵
陳師用魔法棒打林童大腿,導致其右大腿內側4*5公分瘀挫傷,左大腿內側2*1公分瘀挫傷。
106/02/23教評會決議停聘至刑事訴訟確認,教育局退回懲處後改為移送考績會
1.特教班共有6位學童,3位男童(自閉症)3位女童(2位輕度智能障礙,1位唐氏症)
2.林姓女童(輕度智能障礙,11歲),小學三年級從關西國小轉入新埔國小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16080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違法校方打壓合法請求,獨裁校長公審純潔學生。

按此下載本案詳細資料
2016080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一位高三的周姓學生,一學期內被記了三大過兩小過(附表一),就只是要讓他無法畢業。 u從品行優良的學生,瞬間被打成不受歡迎人物
先前,周同學除了有全學期群育第一名的紀錄,也擔任各種班級幹部以及排練助理,是熱心服務、品行優良的好學生,校方也因此多次記功嘉獎。事情的起因是:周同學發現校方長久以來未舉行全校學生的選舉,也沒有成立學生會(違反高級中等教育法第53條[1]);於是挺身而出,成立籌備會,利用課餘時間籌辦選舉。 學校違法在先,但面對周同學的行動時,不僅阻撓他發放選舉公告,更加以抹黑打壓。導師在班級群組發訊息:「請同學們不要加入及參與或發表任何言論,以免遭受波及!有按讚的同學記得收回,會有不必要的麻煩!」;學務主任也積極地對在籌備會粉絲專頁按讚的同學個別施壓,甚至跟校友表示「如果什麼事都要學生會主導,學校?教師?要幹嘛?希望大家可以幫忙回應,讓他知道不要為所欲為」。 原本被校方認為熱心公眾事務的周同學,只因為籌備學生會,就被以「破壞校譽情節嚴重」為由記了一支大過,打為不受歡迎人物。 u校長親自公審
今年五月,校方接洽持觀光簽證的中國藝人鹿晗到校拍攝,遭媒體揭露,造成校內師生爭取拍攝的心力白費。事後該校不但避談違反簽證目的疏失,為平息眾議,校長更在隔天公審學生。周同學回憶當天,他孤身站在200多位師生面前,一旁有攝影機對著他拍攝。校長手指著周同學,對在場師生說: 「他可以代表全校800多人的聲音嗎?」 「因為一個政治狂熱份子,一個心中只有自己,一個自以為是的…賠上了我們的全部,真讓人痛心!」

20161209新聞稿--性侵學生慣犯當育幼院院長?立即解僱、修法,補破網!

請按此下載本案相關資料 201612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性侵學生慣犯當育幼院長? 立即解僱、立即修法補破網
2009年3月底,某國立高中不肯解聘性侵學生的慣犯鍾老師,人本基金會前往校門口拉布條抗議,請教評會解聘性侵老師,不要一錯再錯。在輿論壓力下,該校解聘鍾老師、報教育部核定在案,並進入「全國不適任教育人員通報系統」。之後,鍾老師改了名字,目前於某私立育幼院當院長,該育幼院甚至是社會局的兒少安置機構。
有法律卻沒保障,哪裡出了問題!?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81條明文規範:曾犯性侵害、性騷擾罪經判決確定,或違反第49條各款,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者,不能擔任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或兒童課後照顧服務班及中心之負責人或工作人員。
鍾老師性侵害學生的犯行,已經由該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查證屬實,完全符合該法「有第49條各款所定行為之一,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的條件,但八年來,他遊走於各兒少安置機構,沒人發現,成了漏網之魚,有沒有可能因而擴大了受害群呢?
且教育部的「不適任教育人員通報與資訊蒐集及查詢辦法」第7條、第2條及第10條,對於教師違犯性平事件應列入資料庫有明確規範。然而,該通報系統卻沒有在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要聘任負責人或工作人員需要查詢時,開放該系統提供查詢,因此,衛服部所屬各縣市政府社會局及相關兒少服利機構等,都無法真正落實兒少權益法第81條及第49條規定。
這個漏洞,凸顯出現有法律及制度,讓想查證的

20170111人本教育基金會致東海高中校長公開信(第二封)

致東海高中黃嘉明校長: 黃校長 這是給您的二封公開信。這一封我們還是來談違法與欺騙。 在上一封信提及本會為處理貴校於課業輔導教授新進度的狀況,本學期多次聯繫新北市教育局,近來得知貴校於12/26日開始使用更正後之新課表,為了解貴校改善情形,遂於貴校放學時間,對貴校學生進行訪談及調查。 當天實際上的觀察,貴校於16:00正常放學時間,校門口並無放學跡象。一直到17:00課業輔導(俗稱第八節課)結束後,學生才開始出校門,還有一大批升學班學生被留到20:25才開始放學。我們訪談貴校學生時,其中一位學生告訴我們說「唉~第八節課的事情,你應該去問我們校長吧。」。 在訪談中,同學說:「(學校說)一定要上第八節」、「(不上第八節)會被約談或是強迫」、「直接叫我們繳錢上課」、「學校直接發第八節上課通知單都不問同不同意」、「強迫簽名」、「沒有選擇權」、「不上第八節課就跟不上進度」、「學校有一次在朝會公布說第八節是強制性課程不能給你決定」、「沒上就算曠課」、「導師三番兩次約談,日復一日。」。 而升學班的同學也向我們表示,升學班再第八節課後還會排第九節、第十節,再外加一節自習課,「上課進度不夠要留下來繼續上」、「升學班就一定要上晚自習,不上就不給你畢業」。 課業輔導要學生自由參加,這一點我想黃校長您一定知道。如果學校課程吸引人,學生自己選擇要參加也就罷了。但是貴校直接排定課程與進度,讓學生不得不參加以避免趕不上課程,學生要是表達不參加會被約談,甚至連通知書都沒有不參加的選項可以勾選,那就是在明目張膽的違反法規。更進一步說,課業輔導費用,也應該是要出於學生自願,貴校才能收取。結果貴校以新進度和其他手段讓學生無從選擇,以此強徵的課業輔導費,與強取豪奪又有何異? 再者,貴校學生7:20前需到校,在校時間高達9時40分,有些同學甚至在校高達13時5分有餘,遠超過一般成年人工作時數,若再加上通車、完成回家作業的時間,貴校學生在周間,有何休閒休息可言?更遑論發展學科以外能力、參與藝術、文化活動或培養興趣探索志向。兒童權利公約已在我國施行,公約第31條:「締約國承認兒童享有休息及休閒之權利」。貴校所剝奪的課後時間,是國際公認的兒童人權,難道說進入了貴校就要喪失人權嗎? 而貴校教師的上班時間,自然也無法與學生的在校時間脫鉤。早在2007年,全國教師會也已經嚴厲指責貴校這種將課業輔導與正課混排的行為。過長的上班時間也讓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