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70111人本教育基金會致東海高中校長公開信(第二封)

 

致東海高中黃嘉明校長:
黃校長  
這是給您的二封公開信。這一封我們還是來談違法與欺騙。
在上一封信提及本會為處理貴校於課業輔導教授新進度的狀況,本學期多次聯繫新北市教育局,近來得知貴校於12/26日開始使用更正後之新課表,為了解貴校改善情形,遂於貴校放學時間,對貴校學生進行訪談及調查。
當天實際上的觀察,貴校於16:00正常放學時間,校門口並無放學跡象。一直到17:00課業輔導(俗稱第八節課)結束後,學生才開始出校門,還有一大批升學班學生被留到20:25才開始放學。我們訪談貴校學生時,其中一位學生告訴我們說「唉~第八節課的事情,你應該去問我們校長吧。」。
在訪談中,同學說:「(學校說)一定要上第八節」、「(不上第八節)會被約談或是強迫」、「直接叫我們繳錢上課」、「學校直接發第八節上課通知單都不問同不同意」、「強迫簽名」、「沒有選擇權」、「不上第八節課就跟不上進度」、「學校有一次在朝會公布說第八節是強制性課程不能給你決定」、「沒上就算曠課」、「導師三番兩次約談,日復一日。」。
而升學班的同學也向我們表示,升學班再第八節課後還會排第九節、第十節,再外加一節自習課,「上課進度不夠要留下來繼續上」、「升學班就一定要上晚自習,不上就不給你畢業」。
課業輔導要學生自由參加,這一點我想黃校長您一定知道。如果學校課程吸引人,學生自己選擇要參加也就罷了。但是貴校直接排定課程與進度,讓學生不得不參加以避免趕不上課程,學生要是表達不參加會被約談,甚至連通知書都沒有不參加的選項可以勾選,那就是在明目張膽的違反法規。更進一步說,課業輔導費用,也應該是要出於學生自願,貴校才能收取。結果貴校以新進度和其他手段讓學生無從選擇,以此強徵的課業輔導費,與強取豪奪又有何異?
再者,貴校學生7:20前需到校,在校時間高達940分,有些同學甚至在校高達135分有餘,遠超過一般成年人工作時數,若再加上通車、完成回家作業的時間,貴校學生在周間,有何休閒休息可言?更遑論發展學科以外能力、參與藝術、文化活動或培養興趣探索志向。兒童權利公約已在我國施行,公約第31條:「締約國承認兒童享有休息及休閒之權利」。貴校所剝奪的課後時間,是國際公認的兒童人權,難道說進入了貴校就要喪失人權嗎?
而貴校教師的上班時間,自然也無法與學生的在校時間脫鉤。早在2007年,全國教師會也已經嚴厲指責貴校這種將課業輔導與正課混排的行為。過長的上班時間也讓老師無從擁有充分的家庭生活時間,同時也壓縮了精進專業學養與備課的空間,這樣的做法對學生及老師而言毫無利益,只會帶來疲憊、注意力渙散,以及消磨學生的內在學習動機。聽聞貴校學生說,您最近又在周會上抱怨學生上課都在睡覺,我們不禁想問校長,把學生困在學校裡睡覺,是您想達成的教育嗎?
請您至少遵守教育局的法規,課業輔導不強迫、不上新進度、不用坊間參考書及測驗卷、不能超過第八節。而這學期既然有違規強迫、上新進度、超過第八節等違規,就請誠實面對。全額退還費用,下學期也不要再犯,樹立一個最基本的身教吧。
請三思,請守法,請誠實。

人本教育基金會敬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致北一女中校長公開信

楊世瑞校長:
  暑假時,我們知悉了貴校於暑期課業輔導時,有教授下學期新進度之情形,且教授新進度之狀況直接登載於進度表。而實際上貴校上新進度的情形,不只一科、也不只一班。「課輔不得上新進度」之要求,教育部已宣導11年有餘,楊校長從事教育工作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課輔上新進度有明顯的弊端:其一,學生擔心會跟不上進度,違背自己的意願參加,就損害了學生依法自由選擇的權利;其二,決定不參加課業輔導的學生,會因此沒有上到進度內容,受教育權因此受到損害。兩者,都會直接損害貴校學生權利,皆有悖於您保護貴校學生在教育場域之基本權不受侵害的責任。
  在我們向教育局檢舉此情形後,貴校僅就例示的單一班級之兩科目進行處理,未徹底糾正此一普遍的情況,以至於校方約談的老師回到班上後,甚至向同學抱怨,也不只他在上新進度,為何只處理他?楊校長,課輔上新進度在貴校普遍的程度,不只這位老師清楚,恐怕您也很清楚,而且貴校同學也都明白您知道此狀況。校長您對此事的處置,實在是最壞的示範了,「被檢舉到哪裡就只處理到哪裡,就算知道其他缺失也裝作不知道。」盡顯公務員避事心態。
  而貴校經上述事件後,仍未對課輔違反法規之狀況進行檢討。本學期開學當天,除未向學生表明得自由參加課輔,也不發放同意書徵詢學生參加之意願,就直接發收費通知;而且當天就開始上課輔,完全不讓學生有任何自由選擇之機會,再次違反法規。而且,這份收費通知上,也載明了「本通知單奉校長核可後正式實施」,顯然,貴校這個違規作為,您必須負上責任。   更有甚者,貴校在經檢舉後,不重新調查學生參加意願,只在學校網站放上「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不參加學期中課業輔導申請表」。這種做法,把原本的「自由參加」一變為「不參加要申請,由學校准駁」,不僅縮減學生自有選擇自由,更顯示貴校不願意面對錯誤而進行改正。而且,此「不參加申請表」中,最大的欄位就是要學生填具不參加理由,這也違背教育部在學期開始前就已宣導的「不得要求不參加課輔之學生敘明理由」。
  楊校長,之所以談這麼多事件的處理,是因為這些過程中,孩子都在了解,我們的社會是怎麼運作的。而校方目前展現出來的,並不是站在要把課輔的實施導正,回到符合法規的狀況,而是盡可能地去去維護那些「課輔上新進度」「要求學生來上課輔」的違法情況。說實在話,我們當然知道校方想要維持現狀,但是利用自己職務上的方便、或者利用地位不平等的狀況,又無視學…

2017101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教育部應嚴正查辦!」記者會

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 —教育部應嚴正查辦!
今年6月22日,人本基金會甫於屏東縣議會召開「學校吃案–學生受害;糾舉共犯結構,終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記者會,揭發屏東某國立高中潘姓女老師多次不當追求女學生事件(附件)。同時間,尚有黃姓音樂老師涉及更嚴重的性平事件。但是,黃案調查期間,黃老師不但沒有被停聘;調查後,更沒有被解聘。問題是,黃老師的諸多淫行,難道記一個小過就可以抵銷?學校到底要包庇淫師到什麼時候?家長們知情嗎?放心孩子讓他教嗎?無辜的學生們怎麼辦?
一個老師可以做這些事?並且是公開、不避諱的做! —早自習時多次於教室後方,讓女學生坐在其大腿上,面對面擁抱 —多次和女學生嘴對嘴餵食 —學校在活動中心辦活動時,讓女學生坐在大腿上 —戶外教學時進入女學生房間、躺在女學生床上、讓女學生將頭部 靠在自己胸前互相擁抱 —和女學生兩人鎖在音樂教室內,經學生敲門,仍不肯開門 —發訊息告訴女學生:我放不下你;妳是特別的、我想要保護的;我想關心保護疼愛妳,只是沒有辦法那麼高調… —告訴女學生:聽說打舌環的女生在跟男生做那個有特別的感覺
一個老師炫耀跟女生的關係,還可以裝無辜說是對方主動? —跟同事炫耀女學生來親嘴,同事笑稱「中鏢」。 —跟球友炫耀打完球後要跟女學生吃飯。 —把女學生從教室「抱」到自己停在音樂教室旁草地的汽車上,載去婦產科就醫,回來後公開炫耀說:我覺得好害羞,別人還以為是我把她肚子搞大,其實只是肚子痛。
學校成為淫師獵場、學生成淫師獵物 這所新設立的高中,地點偏僻,交通不便,周邊人煙稀少。除了潘、黃兩位被通報三起事件外,據聞該校不止有兩位淫師,有某男老師喜歡拉女學生的手或摟肩,午休時還讓女學生枕靠在大腿上哭訴;某男老師上課開黃腔,下課後還會對女學生說:「妳的腿好白,好想摸一下。」;某女老師上課時說:「我的床上功夫很了得。」還會說:「喜歡一個男人,可以和他談戀愛。如果對方是老師,只要滿18歲,可以大膽、自由的去愛。」。從這些老師的言行,不難看出他們不僅毫無教師專業倫理,甚至大膽的把校園當作「性征服」的獵場,而無辜的學生就是他們征服的獵物,事發後,不僅沒有人加以制止,反而彼此吹捧、為對方敲邊鼓或護航,讓學生信任並崇拜他們,以便下手。學校偏遠,加上學校門禁管理不善,學生被老師追求、載進載出也無人聞問。讓有心的教職員可機可乘。
學生還能相信你嗎?老師! 某受害學生曾說:「其實我也很不解:為什麼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