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7的文章

201711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政府應確實履行CRC,終止一切對兒童的暴力

兒童權利公約第一號一般性意見書提到:「人權教育應當是一種全面、終生的過程,起點就是在兒童的日常生活和經歷中反映出人權價值觀」,可惜台灣的兒童權利只在法規的文字中,而沒有被落實在日常生活上。
在審查國家報告時,國際審查委員問到學生在校不受暴力對待的權利、隱私權、表意權、休息、休閒權等狀況時,教育部代表都以「現在已有法規保護」來作答。
但光是法規,是不足以保障兒童權利的。
教育部官員其實很清楚,即使法規禁止體罰,但嚴重體罰學生的教職員,仍然只會受到輕微的處分。數字很清楚,2006-2016的11年間,只有4位體罰學生的老師遭到解聘處分,而包括體罰造成學生骨折、腦出血住院的嚴重個案,也通常只會被記小過。
當委員詢問對於體罰學生老師的懲處案例實際數據,教育部答覆說每年有100多件。教育部沒有說的,是這些案子絕大多數都是申誡、小過的處分。會暴力對待學生的老師,仍然繼續留在校園內,對兒童的身心帶來危險。
教育部也知道,校方仍然會為了檢查學生有沒有帶手機、課外讀物而搜學生的書包、置物櫃、抽屜。由學生選舉產生的學生自治組織仍不普及。即使有,學生代表所提出的意見,也通常沒有被慎重考慮。第八節課的問題仍然嚴重,許多私立學校甚至上到12、13節課。
當委員詢問下課時間過晚的狀況。教育部答覆說那是家長的要求,說是亞洲的文化,而且還表示學校不會強迫學生留第八節課。這是明目張膽的說謊,教育部明明知道,很多學校還在這些第八、第九、甚至到十三節課裡面上新進度,學生為了跟上進度不敢不參加。還有學校規定就算不參加第八節課,學生也要留下來自習,這些都是強迫的手段。
當委員詢問學校搜書包的狀況,教育部回答我們有輔導管教辦法注意事項,裡面有要求學校尊重學生權利,不能隨便搜書包。但是教育部明明也知道,注意事項的層級過低,而且校方或老師違反了規定也不會被懲處或給予非常輕微的口頭或書面警告,所以不遵守的狀況還是很常見。
五年一次,國家專家來台灣協助政府改善兒童人權的機會,我們看到的是官員答非所問、避重就輕!
為了兒童權利能夠落實在兒童的生活中,同時達成結論性意見的要求,我們要求政府必須:
1、提升保護兒童法規的層級,以法律層級規定兒童權利遭受侵害時的救濟程序。並且應該在程序中賦予兒童取得完整的資訊(事件調查報告、會議紀錄與處理結果等)、充分表達意見、不服結果時向主管機關再申訴等權利。程序同時也要友善兒童利用,受理申訴機關的組成,也…

2017111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政府應履行公約義務,停止漠視兒童在校內遭受暴力對待

2017111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政府應履行公約義務
停止漠視兒童在校內遭受暴力對待 下周一(11/20)是兒童權利公約在台灣的首次國際審查會議。國際專家將來台檢視台灣兒童人權是否符合國際標準,並且提出指引政府遵守兒童權利公約的「結論性意見與建議」。 我們在實際處理校園個案中,面對了許多侵害兒童人權的狀況。其中最直接也最嚴重的,就是兒童在校園中面臨的暴力對待,我們將透過參與國際審查會議,把台灣目前的狀況,呈現給審查委員。 我們實際感受到,政府對於這些兒童遭受的暴力對待,不僅在防止上嚴重不足,後續處理也沒有打算還兒童一個公道。不論是行政程序還是司法,都讓受害兒童無路可走。同時,也沒有對這些暴力行為畫下底線。 更可怕的,是讓政府讓加害者繼續留在校園中,讓兒童壟罩在被暴力對待的風險之下。




人本每年都會接到許多體罰個案(參閱附件:嚴重體罰列表)。在個案中,我們發現當兒童在校園內遭受暴力對待,國家對於兒童受害者的保護程度,遠比對成年受害者的保護來的低。同樣的暴力傷害,對象是成年人時,加害者會負擔刑責;但是,一旦對象變成兒童,這些暴力行為就被認為是「管教」而輕輕放過。 這樣的差異,可以看出國家對於兒童人權的輕視,而這正是一種對兒童的歧視。
教職員行使暴力時,是由「自己人」判斷要怎麼懲處 對於暴力對待兒童的老師,目前不論是行政處分或是解聘,都是由同校的同事來做決定。而且教育體系高度封閉,外界很難了解調查過程,更不用說教評會、考績會的開會過程。 在缺乏監督狀況下,教職員很容易為了維護「同事情誼」而保留情面,即使學生受到了嚴重傷害,也不會做出停聘或解聘處分。就算是願意公正處理的,也有可能會因為施暴者較有人望,或是與校長主任關係較好,而擔心得罪同事。或是對於暴力傷害後果沒有足夠認知、對於自己的輔導方式沒有信心,而依賴體罰。也有部分認為校譽至上,想要把事情壓下來的教職員。這樣的人,都因為現行體制中只有「自己人」,而在各種校內委員會中漠視暴力。
目前的學生申訴管道反而是在阻止學生申訴 兒童在考績會、教評會上,沒有主動的發言權,只有被邀請說明的時候才能表示意見。而且對於懲處結果有意見時,也沒有就教師懲處向教育局申訴的權利。而且許多案件中,校方不願提供完調查報告給兒童或家長、造成兒童連知道調查內容、懲處結果的權利都沒有。 在學生申訴管道部分,依照教育部訂的<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的規定…

20171116人本基金會新聞稿 師師相護沒完沒了,校園暴力何時休止? —請給台南學生友善安全的正常教育環境

師師相護沒完沒了,校園暴力何時休止?
—請給台南學生友善安全的正常教育環境
今天新聞報導台南某校長體罰國小學童事件,我們並不意外,但這個不意外卻令人傷痛。提到台南,許多人的聯想是美食和人情味。然而,這一年來,我們受理了十多件台南校園申訴,包括體罰、虐待、不當管教,違法上輔導課等等…。 在這個城市裡,國中生被丟點名板送醫縫了五針,學校說:是點名版從地上彈起來打到,不算體罰;國小生被老師打屁股、被咖啡壺燙手臂,學校還是說雖然調查屬實、但家長已經原諒,所以不追究;國中生被處罰起立蹲下 150 下導致站立或行走困難了,學校和教育局還可以不認定這是體罰,沒有任何處分!
一、今年 5 月 2 日,西港區某國小許老師因學生睡過頭,用裝滿熱開水的金屬咖啡壺(附件一),燙醒好幾名午睡中的學生,造成學生睡夢中驚醒,甚至手臂燙傷、起水泡;許老師向家長道歉後不久,又因該生考卷漏寫名字,罰寫 100 遍沒寫完,再以木棍重打屁股(附件二)。家長向學校投訴,校長說:「許老師表現不錯、家長要給老師機會。」媽媽問:「你能保證這種事不會再發生?」校長說:「沒辦法保證!」主任則質疑傷口不應該這麼嚴重,暗示是父母加重傷痕來誣賴老師;緊接著,民意代表也介入關說。最後,在家長堅持下,學校調查證實許老師長期體罰並燙傷學童,決議卻僅記申誡兩支。 媽媽不解:許老師才剛為燙傷事件中,自己行為失當道完歉,卻馬上只因功課未完成鞭打學生成傷,到底是怎麼了?而努力護航許老師的其他家長、學校主管和民意代表,為什麼可以大喇喇漠視孩子身心受創,一心只想保護老師?媽媽只能期待教育局主持公道。結果呢? 針對媽媽提出的線上申訴,教育局回覆內容(附件三)則是: (一)有關許師不慎燙傷貴子弟乙節,經該校查明屬實,惟已獲的您的諒解,不予追究。 (二)另有關許師疑似鞭打貴子弟臀部體罰事件,經該校查證屬實,已依規定予以許師適當懲處… 最後教育局回函說已記老師兩支申誡,還說:這不是虐童(附件四)。
二、4 月 7 日東區某明星國中游泳課時,有幾個學生在岸邊玩浮板,劉姓體育老師立即將手上木製點名板丟向學生頭部,當場血流如注,家長送醫左眼下方縫了五針(附件五)。學校說:「老師只是情緒管理不佳。」媽媽抗議後,才改成申誡和3小時情緒管理課程。據查,劉老師不久之前曾打學生臉部及掐脖子(附件六),並不是初犯。學校給教育局的報告竟然寫:點名板是掉在地上彈起來才打…

致北一女中校長公開信

楊世瑞校長:
  暑假時,我們知悉了貴校於暑期課業輔導時,有教授下學期新進度之情形,且教授新進度之狀況直接登載於進度表。而實際上貴校上新進度的情形,不只一科、也不只一班。「課輔不得上新進度」之要求,教育部已宣導11年有餘,楊校長從事教育工作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課輔上新進度有明顯的弊端:其一,學生擔心會跟不上進度,違背自己的意願參加,就損害了學生依法自由選擇的權利;其二,決定不參加課業輔導的學生,會因此沒有上到進度內容,受教育權因此受到損害。兩者,都會直接損害貴校學生權利,皆有悖於您保護貴校學生在教育場域之基本權不受侵害的責任。
  在我們向教育局檢舉此情形後,貴校僅就例示的單一班級之兩科目進行處理,未徹底糾正此一普遍的情況,以至於校方約談的老師回到班上後,甚至向同學抱怨,也不只他在上新進度,為何只處理他?楊校長,課輔上新進度在貴校普遍的程度,不只這位老師清楚,恐怕您也很清楚,而且貴校同學也都明白您知道此狀況。校長您對此事的處置,實在是最壞的示範了,「被檢舉到哪裡就只處理到哪裡,就算知道其他缺失也裝作不知道。」盡顯公務員避事心態。
  而貴校經上述事件後,仍未對課輔違反法規之狀況進行檢討。本學期開學當天,除未向學生表明得自由參加課輔,也不發放同意書徵詢學生參加之意願,就直接發收費通知;而且當天就開始上課輔,完全不讓學生有任何自由選擇之機會,再次違反法規。而且,這份收費通知上,也載明了「本通知單奉校長核可後正式實施」,顯然,貴校這個違規作為,您必須負上責任。   更有甚者,貴校在經檢舉後,不重新調查學生參加意願,只在學校網站放上「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不參加學期中課業輔導申請表」。這種做法,把原本的「自由參加」一變為「不參加要申請,由學校准駁」,不僅縮減學生自有選擇自由,更顯示貴校不願意面對錯誤而進行改正。而且,此「不參加申請表」中,最大的欄位就是要學生填具不參加理由,這也違背教育部在學期開始前就已宣導的「不得要求不參加課輔之學生敘明理由」。
  楊校長,之所以談這麼多事件的處理,是因為這些過程中,孩子都在了解,我們的社會是怎麼運作的。而校方目前展現出來的,並不是站在要把課輔的實施導正,回到符合法規的狀況,而是盡可能地去去維護那些「課輔上新進度」「要求學生來上課輔」的違法情況。說實在話,我們當然知道校方想要維持現狀,但是利用自己職務上的方便、或者利用地位不平等的狀況,又無視學…

20171017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教育部應嚴正查辦!」記者會

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 —教育部應嚴正查辦!
今年6月22日,人本基金會甫於屏東縣議會召開「學校吃案–學生受害;糾舉共犯結構,終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記者會,揭發屏東某國立高中潘姓女老師多次不當追求女學生事件(附件)。同時間,尚有黃姓音樂老師涉及更嚴重的性平事件。但是,黃案調查期間,黃老師不但沒有被停聘;調查後,更沒有被解聘。問題是,黃老師的諸多淫行,難道記一個小過就可以抵銷?學校到底要包庇淫師到什麼時候?家長們知情嗎?放心孩子讓他教嗎?無辜的學生們怎麼辦?
一個老師可以做這些事?並且是公開、不避諱的做! —早自習時多次於教室後方,讓女學生坐在其大腿上,面對面擁抱 —多次和女學生嘴對嘴餵食 —學校在活動中心辦活動時,讓女學生坐在大腿上 —戶外教學時進入女學生房間、躺在女學生床上、讓女學生將頭部 靠在自己胸前互相擁抱 —和女學生兩人鎖在音樂教室內,經學生敲門,仍不肯開門 —發訊息告訴女學生:我放不下你;妳是特別的、我想要保護的;我想關心保護疼愛妳,只是沒有辦法那麼高調… —告訴女學生:聽說打舌環的女生在跟男生做那個有特別的感覺
一個老師炫耀跟女生的關係,還可以裝無辜說是對方主動? —跟同事炫耀女學生來親嘴,同事笑稱「中鏢」。 —跟球友炫耀打完球後要跟女學生吃飯。 —把女學生從教室「抱」到自己停在音樂教室旁草地的汽車上,載去婦產科就醫,回來後公開炫耀說:我覺得好害羞,別人還以為是我把她肚子搞大,其實只是肚子痛。
學校成為淫師獵場、學生成淫師獵物 這所新設立的高中,地點偏僻,交通不便,周邊人煙稀少。除了潘、黃兩位被通報三起事件外,據聞該校不止有兩位淫師,有某男老師喜歡拉女學生的手或摟肩,午休時還讓女學生枕靠在大腿上哭訴;某男老師上課開黃腔,下課後還會對女學生說:「妳的腿好白,好想摸一下。」;某女老師上課時說:「我的床上功夫很了得。」還會說:「喜歡一個男人,可以和他談戀愛。如果對方是老師,只要滿18歲,可以大膽、自由的去愛。」。從這些老師的言行,不難看出他們不僅毫無教師專業倫理,甚至大膽的把校園當作「性征服」的獵場,而無辜的學生就是他們征服的獵物,事發後,不僅沒有人加以制止,反而彼此吹捧、為對方敲邊鼓或護航,讓學生信任並崇拜他們,以便下手。學校偏遠,加上學校門禁管理不善,學生被老師追求、載進載出也無人聞問。讓有心的教職員可機可乘。
學生還能相信你嗎?老師! 某受害學生曾說:「其實我也很不解:為什麼學校…

20171016人本教育基金會採訪通知--校園變淫師樂園,誰該負責?教育部應嚴正查辦!

今年6月22日,人本基金會甫於屏東縣議會召開「學校吃案–學生受害;糾舉共犯結構,終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記者會,揭發屏東某國立高中潘姓女老師多次不當追求女學生事件(附件)。同時間,尚有黃姓音樂老師涉及更嚴重的性平事件。但是,黃案調查期間,黃老師不但沒有被停聘;調查後,更沒有被解聘。問題是,黃老師的諸多淫行,難道記一個小過就可以抵銷?學校到底要包庇淫師到什麼時候?家長們知情嗎?放心孩子讓他教嗎?無辜的學生們怎麼辦?
附件:2017年6月22日人本基金會「學校吃案–學生受害;糾舉共犯結構,終
   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記者會新聞稿。
時間:2017年10月17日(二)上午10點 地點:國立屏北高中校門口(屏東縣鹽埔鄉莒光路168號)


附件一:20170622人本新聞稿 學校吃案–學生受害 糾舉共犯結構 終止老師不當追求、性騷學生 學生和家長心目中的好老師,多年來不當追求女學生
屏東北部某國立高中潘姓女老師向來對班上女學生很關心,常和女學生開玩笑、打成一片,家長對她讚譽有加;她常找之前班上學生回去聚餐,並留女學生在家過夜,家長均不疑有他。長久以來,女老師深獲學生和家長的好評與信任。 但是,潘老師會不斷的邀約班上學生A女吃飯及外出,甚至特別送禮;上課時,她會緊盯著A女,甚至跟著去上體育課,不斷觀察A女的一舉一動;還曾在LINE訊息中表示:「你不應該讓男同學靠你這麼近的!尤其是在上課時間!下次請拒絕他!不然我打爆他的頭!…我最喜歡○○了!○○這樣我可是會吃醋的!」「慘了,我是不是中邪了!○○~你是不是對我下了什麼符咒啊!」…。即便A女長期不予理會,潘老師仍在今年4月底邀約A女畢業後一起出國,並說:「不用考慮旅費」。A女三年來面對潘老師不斷追求,承受極大壓力,不得不於5月初向學校反應,學校的做法竟然是請家長簽署切結書,同意不予追究。 孰料潘老師並未因被學生投訴,而檢討自己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及教師專業倫理的騷擾行為,反而指控女學生「背叛」她,並繼續在Line群組中,以打工之名,邀約班上其他女學生於6月14日到18日,到高雄擔任她的全天候私人看護。

潘老師竟是性騷擾女學生的累犯,但該校多年來未通報、未處理
據查,這所國立高中早在多年前,就已知曉潘姓女老師曾涉嫌不當追求及猥褻女學生。但是,校方竟然是選擇隱匿,不通報、不調查、不解聘,致其他女學生繼續受害。潘老師多年來在校園內以「欣賞」為名性騷擾或…

20171012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政治素人怎麼那麼快變葷了?!

20171012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政治素人怎麼那麼快變葷了?!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市長夫人陳佩琪於昨日(11)出席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的親子共讀記者會,推廣親子共讀,但在向幼兒園孩子說故事時,市長夫人還拿出手舉牌,講了一個自創的「熊讚」的故事。內容提到熊讚因為表現太好,功高震主而被老闆派出的狼柴虎豹霸凌的故事。柯市長對這故事相當捧場,聽完哈哈大笑。這個故事,似乎意有所指柯市長近日的政治處境,現場記者立刻提出追問,但是市長夫人否認,說這只是「有感而發」。 然而,讓我們不禁有感而發的卻是,政治素人怎麼那麼快就變葷了!!曾經讓人覺得純真可愛的陳佩琪,為何要由著自己被政治污染了呢。而且,那麼快。 在昨天的這場活動裡,柯市長與夫人,透過熊讚被霸凌的故事,替自己(或替先生)抒發了政治仕途的委屈。表面為兒童而讀,事實上卻是將小孩當成工具,是消費、利用兒童,這令人十分難過甚至憤怒。市長或市長夫人當然可以受邀去講故事。即使是場政治活動。放眼世界各地的首長夫人都是這樣帶頭從事公益活動,所以,市長與夫人到醫院的記者會去推廣親子共讀,並非一定不好。只要在現場,認認真真對待孩子,將兒童當優先照顧對象,那麼至少可以大幅降低利用兒童作為政治工具的嫌疑;那麼至少眼中放的是小孩,而不只是自己的政治前途。 但是,市長夫人表現完全走樣。就以柯市長所景仰的蔣經國前總統來說,難道他可以在抱著孩子的時候說:「你要反攻大陸阿。」當然不可以這樣阿。這是違規的。不能這樣利用小孩。既然你是在推廣親子共讀,就要以此為優先,才像樣。只要偷渡自己政治意念,就是違規。 台灣有太多人太習慣將孩子當工具,尤其是政治。每個人學生時期幾乎都經歷過的校慶活動,因為有政治人物出席,因為要展現校譽,所以學生們就要在在大太陽底下練習再練習整齊劃一的進場或大會操;要樂儀隊在炎熱的中午在校門口演奏,歡迎長官經過;安排音樂班學生到扶輪社社長交接的場合表演等。這些以兒童參與的活動作為幌子,實際上卻用來滿足政治人物作秀需求的場合,都是不把兒童當作權利主體,都違反兒童權利公約、教育基本法規定。 請柯市長與市長夫人務必好好思考這個重要問題。別葷下去了。也不要再裝可愛呼攏民眾。作為當權者,不應該也不可以裝可愛而逃避問題。請確切面對在親子共讀裡,將兒童當工具,抒發自己感嘆的問題,並鄭重處理。

20170926人本函台北市教育局 :立即要求中山女高校長、教職員停止對性騷擾事件之不當發言

請貴局立即要求台北市立中山女子高級中學(下稱:中山女高)校長、教職員停止對於性騷擾事件之不當發言,其他詳如說明。 說明: 一、查中山女高某師對多名學生之性騷擾行為,經中山女高性平會調查屬實,並經該校教師成績考核委員會記大過一支。數位知情之學生家長於106年9月16日到校散發公開聲明,要求依法公開該師性騷擾事件之樣態、調查過程與處理結果,要求學校提供輔導與申訴之資源與管道。
二、該事件經媒體報導,貴局於當天立即發佈新聞稿,強烈譴責中山女高,要求學校儘速檢討處分結果,並認該師有多次紀錄,情節嚴重,要求學校檢討評議結果,從嚴議處。
三、經查,該校洪瑞英老師公開在三年慧班Line群組對話裡,向學生表達:「不懂那位家長為什麼要把事情鬧大,自己女兒讀的學校發生醜聞很棒嗎?」「…謹守分際就是保護自己,讓別人無處可騷」等語(附件一);該校三年義班導師陳啟文更在Line家長群組陳述:「整件事情並非外界描述那麼恐怖,目前已經結案,只是性平事件依法不能對外說明細節」、「…整體問題源自於師生互動拿捏失準,類似羅生門。所以老師是長者,肩負全責。其內容不是新聞傳說的那樣不堪。否則,想想,受傷害的家長怎會善罷甘休?」等語(附件二)。 四、然而,該校校長吳麗卿於9月20日、9月22日在朝會對學生說話(附件三),不僅未與貴局立場一致,嚴厲譴責教師性騷擾學生事件之發生,並檢討校內程序之疏失(該校確未依法提供所有被害人知悉性平調查及處理結果,以及告知其得依法申復之權利

20170606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人本與何博文議員、羅致政立委合辦「啟迪工作坊」

人本與何博文議員、羅致政立委合辦「啟迪工作坊」 邀請家長一起 讓小搗蛋變愛迪生
「發明大王」愛迪生,小時候被當麻煩大王,特別是在學校裡無法墨守成規、愛思考(很分心)、愛發問(沒規矩)、愛自己實驗(不服從)…,製造了很多麻煩,堪稱『小搗蛋』代表。人本教育基金會與何博文議員、羅致政立委與大昌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將從6月10日起,在板橋實踐國小合辦四週的『啟迪工作坊』,提供家長新的教育眼光與思維,『讓小搗蛋變愛迪生』! 一般談過動兒的課程或講座,都只著重醫療的角度,但缺乏教育的觀點;都只談帶孩子去「治療」,而未從其他面向—愛、理解、教育著手。『啟迪工作坊』最大的不同,是從教育入手,從各項實際的困擾出發,是為家長量身設計的系列講座,從6月10日到7月8日共四週課程,內容包括:是小搗蛋還是愛迪生—看孩子的眼光、陪孩子面對困難—以具體情況為例、 溝通練習—聆聽與表達  理解與接納、養腦計畫。由人本教育基金會教育中心主任陳生慶、兒童書店創辦人陳培瑜、人本副執行長謝淑美、數學想想國總監吳麗芬,接力協助家長:越過「小搗蛋」的行為表象,如實看見「愛迪生」的本質與能力。 新北市議員何博文表示,希望所有家中有過動兒、或是想對過動兒有進一步了解的朋友,都能來參加啟迪工作坊,我們將會發現,原先以為的小搗蛋,其實都是潛在的人才! 立委羅致政指出,台灣過去的教育強調一致化,但每個小孩其實都有獨特的特質,「欣賞多元」應該是教育的重要內涵,社會跟學校的態度不該是將不同視為異類,甚至認為他需要治療。最重要的還是家長的觀念,在過去也沒有「過動」這個名詞,啟迪工作坊最大的意義是讓家長透過參與跟協助,破除對過動的迷思與誤解。 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說,當一個小孩每天七點半到學校,就被規定坐在那裡,甚至每一堂下課都要留在教室罰寫時,他要如何專心上每一堂課?甚至曾聽到小孩在人本兒童營隊中,指著對方罵「你過動喔!幹嘛不去吃藥!」我們的善意有可能變成小孩的負向標籤,教育不應該缺席,啟迪工作坊是要解放父母的焦慮,讓綁在鐵鍊兩頭的親子都能更自由。 當教育問題被歸為醫療問題,當「怎麼教」被「如何治療」取而代之,只會引發更多教育上的問題。根據人本實際接觸過的個案,用藥所造成的焦慮、恐懼、自卑、缺陷感,不僅作用在孩子身上,也作用在親子關係裡。孩子需要愛才能穩定有信心,尤其是「父母的愛」,這是孩子的根、孩子的本。但有些時候出…

人本教育基金會 參與「10大教育團體大串聯,汰除不適任教師為頭號任務」記者會 發言稿

日前國民及學前教育署 邱乾國署長,表示九月將設置「教學專業審查委員會」,底下再設調查和輔導2個小組,引進外部力量加入審查委員。透過客觀、嚴謹的程序,讓不適任教師退場。

關於不適任教師退場機制的問題,本會特將在「10大教育團體大串聯,汰除不適任教師為頭號任務」記者會中所發表的意見,整理如下:

一、 為什麼解聘不適任教師這麼難? 目前處理不適任教師並非沒有法規與機制,教育部對於不適任教師處理流程有有制定相關程序。但是,上周我們還是看到一個新聞,台南有個老師拿熱水壺燙學生,把小孩屁股打成紫色,卻還只是被記兩支申誡,沒有被解聘。

上個月,人本到新竹一間學校前面拉布條,因為該校一個特教班老師長期虐打小孩,當時經過的一名家長也出面控訴那名老師在8年前也這樣打過他的小孩;但是直到人本去拉布條,學校才說要重啟教評會。

2013年人本在教育部前面開記者會,揭露與控訴南部特教學校有三個老師會打小孩胸口、拉小孩去撞牆,把小孩手拉斷、將小孩的大腿內側打到黑青;甚至有一個老師對於幼兒部的小孩打到顱內出血。三個案件都經過社會局兒虐開罰了,但這三個老師只被記一到二個大過,然後繼續任教。

為什麼要解聘這些明顯違法的老師這麼困難?無法解聘不適任教師有二個面向,一個是召開教評會,卻決議不解聘,另一個是根本不召開教評會。後者占大多數,每次發生不適任教師,學校或校長通常會說我們會召開考績會處理,而所謂進入「考績會」(教師獎懲委員會)他的處理結果就是申誡、小過、大過,然後老師繼續任教。

二、 既然要訴求修法,就要檢視整個體制的問題 我們贊成修法,要讓淘汰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機制、程序更加完備。但既然要訴求修法,就要檢視整個體制的問題。 然而,在這個體制裡面,包庇這些嚴重體罰、兒虐的不適任教師,不只是教評會的組成員的師師相護而已,還有學校那些視而不見的老師、主任、校長。難道,不去作性平通報的校長不用被處理、解聘嗎?難道明知道學生受害,卻不去處理解聘不適任教師的校長,不用被處理、被解聘嗎? 今天校長協會站出來要捍衛學生權利,要處理不適任教師,我們非常欽佩,但我們不能否認,許多學校的不適任教師無法被解聘,那些學校的校長都是體制內的共犯。

三、 只要老師有違法行為,就應直接進入教評會 邱乾國署長提出要設立「教學專業審查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下將設「調查」、「輔導」二個小組,邱署長說這樣機制可以引進第三方公正力量避免教評會的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