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4的文章

20141205新聞稿--毒油傷身 毒性教育傷靈魂

毒油傷身毒性教育傷靈魂 他們還在打小孩!教育部你要怎麼辦! 從體罰到體制霸凌—為什麼申訴一個體罰教師這麼難?! 11月28日,台東有二個家長出面開記者會指控初鹿國中許多老師常用打小腿、打屁股體罰學生,有老師要求擔任小組長的學生對未交作業同學彈耳朵,要沒交作業的同學在全班面前念「我要準時交該交的作業」,該名同學念不出來,就要他的好朋友出來念,最後還教這位同學抬椅子去角落罰站(附件一),甚至連校長於面對家長的質疑時都坦承他會動手(附件二。並附錄音檔)。然而,記者會中,校長除了將家長所申訴的體罰事件定位成單一個案,非連續性行為;並於記者會後到申訴學生班上道歉說:「因為○○媽媽開了記者會說學校發生這樣的事情,校長要替導師跟大家道歉。」全班同學都哭了,開始在臉書上指責申訴學生的不對,並在臉書上創辦「力挺卓世宏校長給認真教學的老師一個讚!」臉書專頁;家長集結村落家長連署支持校長、老師,攻訐申訴家長非被體罰學生之家長,威脅此舉將使他們成為地方的全民公敵。而申訴家長去電教育處通報時,督學卻回覆:「校長沒有打妳的小孩,妳不能通報申訴」。 這個學校所有老師、校長明知我國已立法禁止體罰,且負有教育學生不應使用暴力之責任,但在申訴家長與學生因為本案而備受壓力的時候,他們卻選擇噤聲。這個學校沒有人敢跟孩子說:「打人是不對的」,而出來捍衛受害小孩、伸張法律的家長和學生,卻被攻擊成”害群之馬”,必須承受被「標籤」的委屈。他們放任謊言在學校裡蔓延、護衛包庇體罰的老師,就是體制霸凌,就是教育主管機關的失職!
這是奴化,不是教育 最令人擔心的,縱使法令禁止傷害或體罰學生,這些被暴行對待的孩子卻覺得「被打是應該的」,體罰不只是恐嚇的工具,甚至成為孩子爭取認同的工具。是怎樣的”教育”必須讓小孩獻上自己的身體,甚至心靈? 是怎樣的教育環境讓家長恐懼到獻上孩子的身心,以求不被異樣對待?為什麼孩子必須要抽離與抹去他身而為人的感覺,才能好好長大?為什麼這些仍然只會用棍子、板子、拳頭、巴掌…對待學生、故意違犯法規、藐視法律秩序的教職員,仍然可以據守他們的位子,繼續他們的犯行,坐擁高額退休金?!這是什麼教育?!
體罰退散,才有真正的教育 根據本會去年的校園問卷調查結果,學生被體罰的原因不出功課、成績達不到老師的標準,及行為違反規定。然而,當一個孩子總是無法完成功課,或者總是和同學起衝突,身為老師,不是應該去探究孩子是否遇到了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