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20160818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小腳已放大嗎?還有很多裹腳布有待鬆開。

20160818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小腳已放大嗎?
還有很多裹腳布有待鬆開

教育部今日(8/18)上午召開記者會公布「高級中等學校訂定學生服裝儀容之原則」,其內容在選擇混合穿著校服、班服、社服、照顧學生對於天氣冷熱感受的不同,以及放寬鞋子的選擇上,都顯示出新規定較以往更尊重學生的主體性。但是,要在教育場域體現這些進步,讓學生被裹住的「小腳」真正的解放,有賴於教育現場同步改變管教學生的思維。

如果思維無法改變,所謂的「正向管教措施」都將成為處罰的一部分,那也將違反教育部修改規則的用意。而要真正改變思維,則需要更多細緻的對話。為此,我們舉辦了「服儀解禁的問題研究」座談會,也整理了服儀自由小手冊「奇裝異服怎麼辦?」。希望藉由各種對話的形式,來形塑新的校園氛圍。


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1050802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本會回應華岡藝校8月2日「針對不實指控…」聲明


81日本會協同周姓同學向媒體批露華岡藝術學校侵害學生言論自由案,今日(8/2)華岡藝校首度於官方粉絲團「華岡好Young聲明:「針對不實指控我們不願一一回應,周先生冒學校名義在網站上散布不實留言,已經採取法律途徑,希望周先生不要浪費社會資源,學習自愛,也謝謝各界的關心。」針對此聲明,本會回應如下:

一、                本會與周同學所提校方過失,皆有依據,學校濫記周同學三大過兩小過也十分明確,在術科教室的公審,校方自己也已錄影存證,請華岡藝校不要再以嚴正聲明掩飾對指控事項的躲避。
二、                此份「嚴正聲明」不實指控周同學冒用學校名義發言,本會主張貴校必須發表一份更嚴正聲明,還周同學公道。周同學在網路發言一向以「華岡藝術學校學生委員會籌備會主席」為名,屬個人身分,他只是剛好是貴校學生,難道因此就要說他冒用學校名義,如此貴校也未免太自作多情。敬請發出更嚴正聲明,更正此項不實指控。
三、                貴校唯有反省自身錯失,包括濫記大小過,包括張玲玲主任發line壓制學生言論自由,包括違法組織學生會等事項,才有機會爭回尊嚴。背棄教育,自會毀棄校譽,望貴校回歸教育,勿再以學生為鬥爭工具。




           



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

2016080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違法校方打壓合法請求,獨裁校長公審純潔學生。

   

按此下載本案詳細資料
2016080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一位高三的周姓學生,一學期內被記了三大過兩小過(附表一),就只是要讓他無法畢業。
u  從品行優良的學生,瞬間被打成不受歡迎人物
先前,周同學除了有全學期群育第一名的紀錄,也擔任各種班級幹部以及排練助理,是熱心服務、品行優良的好學生,校方也因此多次記功嘉獎。事情的起因是:周同學發現校方長久以來未舉行全校學生的選舉,也沒有成立學生會(違反高級中等教育法第53[1]);於是挺身而出,成立籌備會,利用課餘時間籌辦選舉。
學校違法在先,但面對周同學的行動時,不僅阻撓他發放選舉公告,更加以抹黑打壓。導師在班級群組發訊息:「請同學們不要加入及參與或發表任何言論,以免遭受波及!有按讚的同學記得收回,會有不必要的麻煩!」;學務主任也積極地對在籌備會粉絲專頁按讚的同學個別施壓,甚至跟校友表示「如果什麼事都要學生會主導,學校?教師?要幹嘛?希望大家可以幫忙回應,讓他知道不要為所欲為」。
原本被校方認為熱心公眾事務的周同學,只因為籌備學生會,就被以「破壞校譽情節嚴重」為由記了一支大過,打為不受歡迎人物。
u 校長親自公審
今年五月,校方接洽持觀光簽證的中國藝人鹿晗到校拍攝,遭媒體揭露,造成校內師生爭取拍攝的心力白費。事後該校不但避談違反簽證目的疏失,為平息眾議,校長更在隔天公審學生。周同學回憶當天,他孤身站在200多位師生面前,一旁有攝影機對著他拍攝。校長手指著周同學,對在場師生說:
「他可以代表全校800多人的聲音嗎?」
「因為一個政治狂熱份子,一個心中只有自己,一個自以為是的…賠上了我們的全部,真讓人痛心!」
「因為他的言論提及『中國』、『臺灣』與『中華民國』,造成學弟妹及參與老師,沒辦法參與錄影,心血泡湯。」
「學校是大家的,你們是因為愛這裡才來的,我們不需要不愛卻要死賴在這裡的人,也不需要一個滿嘴歪理,毫無倫理道德的壞份子。」
舉行這種以嫁禍為目的野蠻公審,校方的藉口是:周同學用籌備會的名義提醒說「入境後請務必遵守我們中華民國的法律」;而且,這還是在媒體批露後才進行的善意提醒。
校長的公審非常有效果。隔天,校內牆上開始出現「勿用政治沾染藝術」、「藝術學校不歡迎政治狂熱份子」、「不要為華岡披上政治色彩」等標語及海報。甚至有學弟、學妹直接進入周同學所在班級張貼。而標語上所說藝術學校,就是鼎鼎大名的華岡藝校。
當天放學後,周同學問教務主任:「之前你們不准我在學校發選舉公告,那為什麼他們可以隨意貼攻擊我的標語和海報?」教務主任竟然表示:「那是校長同意的,你發公告也要校長同意才能夠發。」 
緊接著,學校再度召開獎懲會議,以「冒用本校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之名在FB粉絲專頁發表不當言論,嚴重破壞校譽,並擾亂校內團體和諧」為由,又記周同學二大過二小過。而與會的家長會長甚至來電對本會表示:「就是要讓他無法畢業。」
學生會籌備委員會為周同學先行創立,並於臉書廣傳,發表的言論也是對於違法校方與外賓的善意提醒;而整個事件中真正擾亂校內團體和諧的正是校長召開的公審。冒用名義、不當言論、破壞校譽、擾亂和諧的罪名都用了「校規」、「獎懲程序」栽贓給周同學。這些事件,讓這所有名的藝術學校,在主事者的操弄下,成了一個以僥倖心態違背法令、不敢承擔錯誤、帶頭霸凌甚至用公審栽贓學生的獨裁機構。
u 教育局以結案「捍衛」學校違法
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與結社自由,在此案中蕩然無存。本會為了保護學生不受校方恣意侵害,去函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並去電教育局請求北市府保護學生的基本權利。但承辦人員竟表示:「本案已經結案了」、「他在團體前加上學校名稱就是冒用啊」、「本來就應該先讓學校同意核准」。北市府除了發函詢問學校之外,沒有進行調查,在沒有事實與法規依據的情況下,無視學校違法作為,對學生遭受的侵害也無動於衷。
承辦人員除了顯露息事寧人的態度,更違背了公務人員中立、依法保護人民的義務。北市府還進一步放任此一離譜的案件任意結案,簡直是要協助獨裁校方踐踏學生權利。我們不禁要問柯市長:為了票價就換了交通局長,那麼對於無法保護學生的教育局長,打算如何定奪?
柯市長曾經表示:「平等、無記名、直接的投票方式,是文明進步,這也是他現在的政治理念與主張。」那華岡藝校無情踐踏周同學與市長相同的理念之時,柯市長怎麼又無動於衷?
u 站出來為周同學平反,才是公民、法治教育的典範
周同學呼籲學校遵守法律選舉組成學生會、關心校園事務並表達意見,完全符合高級中等學校輔導學生自治及社團活動事務參考原則的精神「養成尊重人權態度,以建立民主法治精神之優質校園文化」。這麼難得的孩子,是我們的民主教育深化的驕傲,學校或教育當局應該支持並嘉勉,卻被學校扣上「政治狂熱」、「毀損校譽」的帽子。如果要求民主就是政治狂熱,那麼,學校獨尊威權的政治立場就非常鮮明了。那麼,究竟是誰把政治帶進校園?
本會曾多次致電該校詢問學務主任:「周同學行為有何不當?」該校學務主任只表示:「他造成我們很大的困擾。」為了避免困擾而屢次嚴重地濫用權力,侵害學生,這跟戒嚴時期獨裁者因為感到困擾就隨意入人於罪,任意行刑的行為有什麼差別?
教育中立的目的,是要讓在學校的師長,不濫用權力去逼迫學生接受政治立場;當然,更不能用政治手段鬥爭學生。周同學的遭遇,顯示了校園是民主尚未深根之地。平反此案,才有可能樹立教育的典範,才有機會進行公民法治教育。
為保障學生權利,我們嚴正要求:
一、台北市政府教育局應立即撤銷華岡藝校對周同學的違法處分。
二、華岡藝校校長用公審等方法帶頭霸凌學生,情節嚴重。教育局應依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31條之規定,解聘校長;並依法追究校方行政人員未盡保護學生義務、打壓校園民主及違法處分之責任。
三、華岡藝校嚴重侵害學生權利,行為違反教育法規及教育目的,應嚴予懲處並要求限期改善(包括廢止該校侵害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以及違反教育法規的校規條款)。倘拒絕改善或無成效,應撤銷其設立。
四、教育局應全面檢視轄下高中職、國中之校規,勿讓違法校規繼續侵犯學生權利。
五、台北市應立即訂定高中職再申訴之規定。並研擬學生權利保障之單行法規,建立公正救濟管道,使學生受不當處分時,其權利能受到主管機關之保護。

附表一:華岡藝校對周生記過之事由及實際狀況
一大過
事由
在網路上指出目前學生代表選舉過程黑箱
校方理由
在校外或網路上發表不當言論,惡意攻擊學校,破壞校譽情節嚴重。
實際狀況
經本會去電向該校學務主任進行了解:該校學生代表之選取方式為各科科主任推選候選人共四位,由該校行政會議選出學生代表。且上該選舉方法未經公告,在周生表達意見後,才請各科科主任轉達選舉方式。
上該選舉方式違反高中等教育法「高級中等學校應輔導學生成立由全校學生選舉產生之學生會及其他相關自治組織…」(53I前段)之規定,使得學生無從參與亦無從決定其代表。周生清楚指出此一違法情形,並表示學生代表由黑箱程序選出,有促使學校遵守法律之效果,為具有高價值之言論,應受言論自由的高度保護。
兩大過兩小過
事由
以「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名義,呼籲在華岡藝校進行拍攝的中國藝人鹿晗遵守法規。
校方理由
冒用本校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之名在FB粉絲專頁發表不當言論,嚴重破壞校譽,並擾亂校內團體和諧。
實際狀況
周生於2016/1/23即成立「華岡藝術學校學生會籌備委員會」,其後公開發言皆以籌備會名義署名
周生有結社自由,成立籌辦學生會選舉之籌備會無須經校方審認。校方籌組學生會之時間晚於周生,且仍然沒有依法舉行選舉
中國藝人鹿晗所持簽證為觀光簽證,在華岡藝校進行拍攝工作期間,周生以籌備會之名義提醒鹿晗不能進行違法工作,促其遵守法律,言論正當合理,並無校方所稱「發表不當言論,嚴重破壞校譽,並擾亂校內團體和諧」之情形。
留校察看部分
事由
學期間記滿三大過
校方理由
學習表現不佳(查該校校規,並無此條文)
實際狀況
根據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學生學業成就偏低…不得採取處罰措施。」對於學習表現不佳之學生應予輔導,但不得施以處罰,校方此舉顯然違法。






[1]高級中等教育法規定:「…學校應輔導學生成立由全校學生選舉產生之學生會及其他相關自治組織…」。但本會曾向華岡藝校學務主任查證,該校於周同學籌組學生會之前,是只有學生代表而沒有設立學生會。而選出代表的方式是:由四位科主任分別推舉一位候選人,再由學校的「行政會議」選出學生代表。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20160713人本教育基金會暨蕭曉玲老師新聞稿--政治事件,政治承擔。先撤銷違法解聘處分。


20160713人本教育基金會暨蕭曉玲老師新聞稿

根據新聞報導,台北市府法務局、教育局,將發函法務部,尋求函示,說是為解套蕭曉玲解聘案之行政法院判決定讞問題。但我們怎麼看,都像是要拖延北市廉委會的撤銷違法解聘決議。

5/25日廉委會舉辦的蕭案聽證會中,無論是政大林佳和老師,或是台北大學陳耀祥老師,都提出見解,支持行政機關可自我檢視,自我改進。尤其是監察院已對行政機關提出糾正。前大法官許宗力也已經公開表示只要原處分機關根據較嚴格標準審查,確認係違法處分後,自得根據前揭117條撤銷原處分,以回復依法行政狀態(詳見本會7/9新聞稿  連結..

教育局到底是憑什麼質疑上述法學專家的意見?被糾正的機關到底是憑什麼,可以拒絕自我檢視、拒絕自我改進!再拖下去,多出來的賠償金,是誰要負責?!

如果柯市長真如新聞報導中所說曾說過『政治事件、政治解決,政治責任我擔』,那,難道還要等所謂函示嗎?如果用發文等函示來拖延此事之平反,這又算什麼「政治責任我擔」?

邱顯智律師也再度說明:
『也許北市教育局作為原處分機關,在訴訟及聽證程序中均為受處分人蕭曉玲老師之對造,加以公務員擔心自認違法恐需負責,因而百般不願撤銷原處分。
然而,違法行政處分機關不願撤銷,將造成受處分人受侵害的狀態持續擴大中,行政程序法為了解決機關"拿著屠刀不放"的僵局,
117條特別規定,上級機關亦得撤銷之:
【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其上級機關,亦得為之。】
因為,法律永遠是鼓勵國家權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非"拿著屠刀不放。"
原處分機關也許百般不願撤銷原處分,但既然台北市政府廉政會已經無異議通過,建議撤銷原處分,則身為教育局上級機關的北市府,當然可以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第一項後段,直接依廉政會決議,撤銷原處分。』

柯市長,要擔政治責任,就趕緊依法撤銷蕭曉玲的違法解聘處分。教育局愛發文就去發文,但,撤銷違法解聘處分,不用等發文回文。先撤銷。政治解決,今朝立即可決!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20160711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以新罪行掩飾舊罪行?這是罪加一等,錯上加錯。柯市長切勿陷入舊官僚體制流沙。


請按此下載本案相關資料

20160711人本教育基金會暨蕭曉玲老師新聞稿



就在台北市廉政委員會蕭曉玲案報告出爐,建議撤銷解聘處分,而柯市長也定調本案為國家暴力之際,竟傳出北市府教育局再再聲稱本案在監察院已結案,並據此不理會柯市長及廉委會之決議。

在5月25日廉委會聽證會現場,當時提出調查報告並糾正北市府的錢林慧君前監察委員親自出席,作證本案之調查過程,並說明『並未結案』,因北市府未就被糾正事項提出改善事實,無法結案。(監察院糾正事項請參此http://iamhsiao.blogspot.tw/2013/03/blog-post_14.html),而根據本會在4月19日的截圖(附件一),也顯示,並未結案。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教育局竟敢自己說結案嗎? 

本會於7月7日聽聞教育局說法後,上監察院糾正案網詢查,赫然發現,本案竟突然顯示結案(附件二),荒謬的是無論是當事陳情人蕭曉玲老師,或是負責此案的錢林監察委員,都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沒有看過任何文件,皆渾然不知。這個教育局據以抵抗廉委會調查報告的所謂結案,到底是怎來的?究竟是誰下的令?結案依據又是什麼?


荒謬的還有,本案在監察院網站上的結案附件竟然是教育部在103年的回函?!這又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回函時間,錢林委員尚在職,並也曾就來函,回應北市府,要求繼續就糾正事項明確改善、回應,怎麼會這時候拿出來,作為結案附件?就那麼巧,之前沒結案,廉委會調查報告出來,就結案?而且是個不乾不淨的結案!

其他監察院糾正案的結案附件,必然有被糾正事項的改善情形,並經監察院認可,結案。然而,蕭案的糾正案結案附件,竟是不被錢林監察委員認可的回函。如此混淆是非!監察院如果不能確切說清楚,將再失公信,監察機關與被糾正機關糾纏在一起,對全體國民而言,是極大不幸!!

錢林前監委在聽聞本案竟已結案後曾去電監察院詢問,監察院回應委員:本案糾正(北市府)部分並未結案,結案的是教育部法令改善的部分,這部分當時並未提糾正而是請改善。

也就是,這是部分結案。糾正的部分,尚未結案。

監察院回應倘為真,請儘速公開聲明說明,並在網站上明確顯示,以昭公信,並不應留下縫隙,讓被糾正機關鑽營。同時,應徹查並說明事件始末。為什麼放上結案?經由什麼程序?簽核者為誰?為什麼是放上103年的回函?

這件事情非常嚴重。監察體系是否已崩壞,這將是指標。

教育局如果祈求本糾正案結案,唯一的方式是面對被糾正事項,確切改善,撤銷蕭老師的解聘處分。只是想欺瞞塗銷,那是不可能得到認同的,以新罪行掩飾舊罪行,這是罪加一等,錯上加錯!

柯市長面臨的,正是轉型正義的大議題,需要擔當,需要決心,需要視野,需要高度,還有要擺脫舊包袱束縛的創意!千萬不要為過去的不義犧牲政治生命,更不要讓即將出現的是非淹沒在舊體系的流沙裡。要站對位置,讓社會大眾重拾信心。辛苦既已承擔至此,千萬不要功虧一簣。要爭取的是台灣的春秋未來,不得不慎!

【前大法官許宗力表示「本案撤銷解聘處分,這是OK的。」】

更新:監察院已於網頁上將本案改回「尚未結案」

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2016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切勿延續、擴大國家暴力。柯市府應立下決斷,撤銷蕭案違法解聘。

20160709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切勿延續、擴大國家暴力
柯市府應立下決斷  撤銷蕭案違法解聘
台北市政府廉政委員會昨天(7/5)對中山國中解聘蕭曉玲老師一案作出撤銷解聘之建議,柯市長當場表示蕭曉玲老師一案為「國家暴力,就算看這個人不順眼,也不能隨便殺人」,廉委會委員鄭文龍等人忠於權責、勇於任事,本會甚感敬佩。若非廉委會半年來的資料整理、調查聽證、審議決定,被掩蓋9年的正義不會露出曙光。然而,柯市長對於廉委會之決議竟然只是指示教育局「研議」;而教育局副局長曾燦金會後接受採訪時表示:若要直接撤銷蕭曉玲解聘處分,仍有法律適用上的困境,本案經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定讞,應非違法處分,無法直接撤銷。
教育局迄今還是不認「違法處分」,以「法律適用上的困境」來回應廉委會調查決議,繼續擺爛,冥頑不靈
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台北大學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陳耀祥受邀擔任聽證會之專家證人,分別提出其法律之專業見解「撤銷訴訟確定判決之意義在禁止行政機關再作成對相對人較確定判決更不利之新處分,而不在阻止『行政機關對於確定判決之負擔處分,發現違法時,試圖作成較相對人更為有利之處分』,否則將違依法行政暨保障人民權利的憲法誡命。而判斷的依據就是這個處分是負擔或授益處分?重為之處分對人民更有利或更不利?針對違法之解聘處分,即便存有具實質確定力的法院確定判決,本於制度目的,仍無法阻止行政機關對人民作出有利之嗣後作為,甚至,至少從憲法法治國原則的觀點,更應該催促行政機關主動為對人民有利之新處分或撤銷原不利處分」;「人民基本權保障之觀點而言,無論是司法權或監察權,行政機關之行為若經監督機關認為有違法失職之處,自應認定為『有瑕疵』之行政處分,方符憲政主義中節制國家公權力,尤其是行政權之本質。」
另前大法官許宗力教授於本會與財團法人律扶助基金會、台灣法學會、台北律師公會等合作舉辦「教師解聘程序與相關法律原則之適用」研討會中,針對蕭曉玲老師之案子提出法律評論:「行政法院雖已判決確定解聘蕭老師之處分並不違法,但法院是根據判斷餘地理論,以最寬鬆標準審查而認定不違法,但不表示原處分機關事後不得以更為嚴格標準自我審查,只要原處分機關根據較嚴格標準審查,確認係違法處分後,自得根據前揭117條撤銷原處分,以回復依法行政狀態。何況監察院調查後也確認解聘處分違法或不當,原處分機關更有理由撤銷原處分。」
中山國中對於蕭曉玲老師之違法解聘案並非如教育局所說,沒有違法,且經確認判決所以無法再行撤銷等問題,教育局的回應,就是擺爛,不願意終止違法與迫害的繼續。
柯市長把球丟回教育局,不是終結暴力,是延續與擴大暴力
柯市長坦言本案為國家暴力,卻又將本案再丟給被糾正違法之教育局「研議」,等於是叫殺人的人來追究自己罪責,是天真?還是偽善?
更何況教育局已回應「沒有違法無法直接撤銷」,把球丟給教育局就是回到原點,難道廉委會只是遮掩國家暴力的煙霧彈?難道,柯市長要成為國家暴力的共犯?
要終止國家暴力,柯市長應立下決斷,撤銷蕭案違法解聘,勿成為延續或擴大國家暴力之共犯

2016年5月23日 星期一

201605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

20160524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

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 



教育部終於修訂「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明確表示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第21條)。對此,本會敬表認同。

同時,我們也向全國各地,在學校內,採取各項行動,爭取學生人權基本保障的學生及學生團體,表達敬意。是年輕人的聲音,年輕人的行動,讓教育無法繼續裝聾作啞。也證明了,被壓迫者的覺醒將撼動威權。無論是短褲運動、白襪反思運動、服儀問卷調查、等等,不只引起學生群的覺知,也喚起社會迴響--校園確實該要進一步解嚴了。

另外,也感謝鄭麗君(已出任文化部長)、黃國書立委辦公室協助本次修訂的討論協商。本會於三月提出修訂條文,四月進行溝通協商,期間有賴委員及辦公室協助,讓我們終於可以讓校園文化往更文明推向一步。

一個人的服裝儀容表現,屬個人表意權與表現自由,受憲法保障,非不得已,或特殊需求,不應由他人設限或設規定。從這個角度說來,要求學校不得因服裝儀容而處罰學生,其實,只是學生人權保障的低標。我們希望,各校能確認體認此次修法要義,並能明確遵守,勿恣意違反,勿自丟尊嚴。


我們認為,促進學生人權的基本保障、積極保障,還有許多空間有待努力,譬如,在本次「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的修訂協商中,本會還另提出24條規定之修訂。該規定授權學務處以體能活動作為特殊管教措施,然而卻成為學校變相體罰的保護傘。目前為止,教育部對此並無回應。我們期待教育部本著保護學生安全及保護學生人格權、身體自由權不受侵害之立場,盡快修正上開規定,以杜絕「假訓練真體罰」造成學生受傷之情形。除了消極保護,未來對於學生人權保障也應該有更多積極措施。